document.domain = "http://www.hhii2.com/";
<ruby id="llnnb"><i id="llnnb"><cite id="llnnb"></cite></i></ruby>
<ruby id="llnnb"></ruby>
<strike id="llnnb"></strike>
<span id="llnnb"></span><span id="llnnb"><i id="llnnb"><cite id="llnnb"></cite></i></span>
<span id="llnnb"><dl id="llnnb"><del id="llnnb"></del></dl></span>
<del id="llnnb"><span id="llnnb"><thead id="llnnb"></thead></span></del>
茶網首頁
茶葉新聞
茶葉文化
茶道茶具
茶葉百科
茶葉視頻
茶商茶農
茶葉供應
茶葉求購
茶商黃頁
茶葉論壇
中國茶文化
茶香溢紅樓
2017-10-09 22:29:13 來源: 作者:中國茶網 【 】 瀏覽:506次 評論:0
茶香溢紅樓插畫 田威  ◎ 劉金祥  茶是自然的精靈和上蒼的杰作,是珍木靈芽天和造作渾然天成的產物。品茶是一種高雅的生活享受,是國人隨緣自適、尊親悅友、怡情養性的修為方式。而品茶則需知曉和熟諳茶藝茶道。茶道簡而言之就是品茶賞茶的美感之道,又被人們視為烹茶飲茶的日常生活藝術,其作為導引人們進入神清氣閑、樂觀豁達精神境界的一種生活介質,能夠傳承傳統美德,陶冶心靈情操,使人們在茶香幽幽、茶煙裊裊中靜聽花開花落、靜看云卷云舒。有鑒于此,我國古代很多文學作品如《三國演義》、《水滸傳》、《金瓶梅》、《西游記》、《紅樓夢》、《聊齋志異》、《三言二拍》、《老殘游記》等無一例外地對茶道均有記述與描繪。名列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首的《紅樓夢》,內容宏富,經緯縱橫,包羅萬象,囊括無遺,故事內容涉及多種知識領域,如文學藝術、詩詞歌賦、園林建筑、紡織刺繡、中醫藥膳、烹飪美食、戲曲說唱、民情民俗、佛學道教……,被后世譽為中國十八世紀中葉的風俗畫卷和我國封建社會的百科全書,就是這部百科全書式的文學經典,對茶道進行了濃墨重彩的鋪陳和酣暢淋漓的狀繪。  中國是茶葉的故鄉,飲茶已有幾千年的久遠歷史,至《紅樓夢》成書付梓的清朝前期,中國茶文化早已成熟和完備。加之曹雪芹幼時成長生活在一個官宦富紳家庭,錦衣玉食的生活環境培植了其濃郁的茶文化情結。所以,只要我們翻檢覽閱《紅樓夢》,頓覺茶道鑲嵌在小說篇章結構中,茶香充溢在作品字里行間里,全書處處呈現出茶的甘冽之色,流露出茶的醇厚之味。《紅樓夢》不僅營建了一個宏大繁復、暢然自恰的藝術結構,塑造了眾多個性鮮明、性情卓異的藝術形象,而且深透摹寫和細致揭橥了源遠流長的中國傳統茶道,體現出曹雪芹“一杯茶葉看世界”的睿智穎慧與超然練達。據著名紅學家周汝昌先生研究考證,《紅樓夢》一書中寫到茶道的多達279處,吟詠茶道的詩詞詩聯有23處;有紅學愛好者曾統計,《紅樓夢》中言說茶的地方有400多處,“茶”和與“茶”相關的字詞出現頻率高達1520余次,這在中國文學史的其他經典作品中,是極為罕見甚至是無出其右者的,正是從這個意義上后人以詩概括:一部《紅樓夢》,滿紙茶葉香。眾所周知,茶葉是國人必不可少的生活必需品之一,古語“家家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道出了茶葉在國人日常生活中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細節精微、蘊意深遠的《紅樓夢》,寫盡了飲食男女的眾相百態,道盡了世道人心的駁雜難測。博聞強記、才華橫溢的曹雪芹,不僅精通詩詞歌賦,通曉琴棋書畫,顯示出廣博深邃的文化視野;而且知食善飲,舌尖快頤,儼然一位品茶高手和佳茗知音,彰顯出豐厚深湛的生活閱歷。《紅樓夢》對日常生活中茶道的旁搜遠紹和詳贍精審,表現出茶道在曹雪芹筆下的活色生香和回味悠長:既然紅樓生活華麗多彩,既然大觀園斑斕多姿,自然少不了以茶作襯托的情節,少不了用茶作點綴的細節,在曹雪芹筆下眾多男女老少飲茶品茶者中,作為金陵十二釵之一的妙玉,是最懂得也最善于飲茶的,可稱之為賈府里的“品茗專家”。且看《紅樓夢》第41回“櫳翠庵茶品梅花雪”中妙玉用茶待客的場景:賈母道“我們才都吃了酒肉,你這里頭有菩薩,沖了罪過。我們這里坐坐,把你的好茶拿來,我們吃一杯就去了。”妙玉聽了,忙去烹了茶來。寶玉留神看他是怎么行事。只見妙玉親自捧了一個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龍獻壽的小茶盤,里面放一個成窯五彩小蓋鐘,捧與賈母。賈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說:“知道。這是老君眉。”賈母接了,又問是什么水?妙玉道:“是舊年蠲的雨水。”才華馥郁、心性高潔的妙玉短短幾句冰雪聰明般的應答,使得這位“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仙”的“紅樓詩仙”的精湛茶藝和高雅品位顯露無遺,也使人們看到作為茶中“嬋意”化身的妙玉,傳遞出的是傲岸不羈、寧靜悠遠、去執空靈的文化訊息。  茶是中華民族的舉國之飲,其肇始于神農氏,聞名于魯周公,興盛于唐朝,昌達于宋代,千百年來,茶不僅具有健脾益腎的實用價值,更具有清靜恬澹的人文效能。中國茶文化糅合了中國儒釋道諸派思想,自標一格,獨成一體,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一朵芬芳而清純的奇葩。《紅樓夢》反映的是封建晚期的社會風情,鋪展的是傳統社會的世俗風景,書中多處寫到茶的現實功效和應用價值,筆者將其綜合歸納為三類:一類是用來解渴清口的,如在第51回中寶玉說:要吃茶。麝香忙起來,向暖壺中倒了半碗茶,遞給寶玉吃了,自己也漱了漱,吃了半碗。第二類是用來招待賓客的,如在第26回中賈蕓到怡紅院來向寶玉請安,襲人端了茶來與他,賈蕓便忙站起來笑道:我來到叔叔這里,又不是客,讓我自己倒罷。第三類是用來健胃消食的,如在第63回中寶玉說道:今兒因吃了面怕停住食,所以多頑一會子。林之孝即向襲人等交待說:該沏些個普洱茶吃。古人云“茶中自有人心在,一杯茶里見人情”。曹雪芹在《紅樓夢》中以茶道服膺藝術,將藝術融于茶道,引導人們品茗茶中之味、體會藝術之趣,這不能不說是曹雪芹較之其他作家的高明與偉大之處。《紅樓夢》滿紙茶香,甚至無酒有茶、以茶代酒,這除了與當時整個社會風氣和賈府上下生活習慣、個人喜好等原因緊密相關外,更重要的是茶本身所具有各種特殊功效。現存史料表明,最早記載茶的藥用價值的典籍是《神農本草》,該書言及茶的功效時云:“茶味苦,飲之使人益思、少臥、輕身、明目。”東漢名醫華佗在《食論》中寫道:“苦茶久食,益意思。”這些記載恐怕都是對“飲茶養生”之道的較早講述與說明。明人顧元慶在《茶譜》中則闡釋得更為系統更為全面更為深透,他說:“人飲真茶能止渴、消食、除痰、少睡、利水道、明目、益思、除煩、去膩,人固不可一日無茶。”清人王士雄在《隨息居飲食譜》中也論及到茶的功用,指出:“茶,微苦微甘而涼。清心神,睡醒除煩;涼肝膽,滌熱消痰;肅肺胃,明目鮮溫,不渴者勿飲。”上述史冊典籍中的記述與闡發,毫無疑問都是古代先民在長期飲茶實踐中總結出來的寶貴經驗。清末民初以降,伴隨近現代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人們對茶的應用價值的認知有了新的提高,并對茶與人體健康關系做了新的稽考和論證,科學家們通過對茶的內在結構進行檢測分析后指出,茶葉中存在著為人體所必需的種類繁多的化學成分和微量元素,這些化學成分和微量元素具有抗衰老效能與豐贍營養價值。這也許就是千百年來茶和飲茶為國人所鐘愛青睞、為文人所推崇感奮的主要原因,由此我們也就不難理解曹雪芹在《紅樓夢》中對茶道懷有如此濃厚興趣的真正“理由”。  品茶如同品生活,品生活如同品茶,正所謂茶中有大道,悟茶通人生。我國著名農學家、現代茶葉事業復興和發展的奠基人吳覺農先生認為:茶道是一種精神上的享受,是一種修身養性的手段。現代著名作家、苦雨齋主周作人在《苦茶隨筆》中主張,茶道可以使人在不完全現實中享受一點美與和諧。日本當代禪學大師鈴木大拙在其代表性著述《禪與凈土》中寫道,“茶道是通向徹悟人生之路,茶道是至心之路,又是心至茶之路。”我國傳統茶道一般包括色、香、味、形四大要素,因而茶道是一門綜合性的高雅藝術。《紅樓夢》對色、香、味、形四種要素也進行了生動細膩的描繪,在第25回中鳳姐給寶釵、黛玉吃暹羅進貢的茶,寶釵說道:“味倒輕,只是顏色不太好些”,在第41回中“寶玉細細吃了,果覺輕浮無比,贊賞不絕”。一個偉大的作家,總有與眾不同的高妙之處。《紅樓夢》對于茶的這些精微而獨到的描寫與點繪,反映了曹雪芹熟稔茶藝、精于茶道的堅實生活積累。  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我國歷代茶人富有創造地種植和開發了各種各樣的茶類,加之茶區分布廣泛,茶樹品種繁雜多樣,種茶工藝鼎新革故,久之形成了豐富多彩的茶類。《紅樓夢》中寫到名目各異的茶葉種類,有六安茶、虎丘茶、天池茶、陽羨茶、龍井茶、天目茶、老君眉、暹羅茶、普洱茶,等等,可謂是一份大清朝的貢茶錄。這些茶在封建社會都是進貢朝廷的御品,如果按照當今的紅茶、花茶、綠茶三大類進行劃分,《紅樓夢》中所寫的茶絕大部分不是綠茶,而應是紅茶和花茶,這與故事發生地域的氣候特點——北方冬季寒冷夏季炎熱密不可分,因而作品中的人物大都不喜喝綠茶,而更愿飲紅茶與花茶。《紅樓夢》中這種鐘鳴鼎食、詩禮簪纓之家的茶文化,有力地印證了當年曹雪芹對茶的濃厚興趣與特殊偏好。  茶具既是茶道的載體,也是茶道的要義,飲茶之道需配之以杯、壺、盤等成套茶具,這些茶具不僅具有使用功能,而且葆有極高的藝術欣賞價值。《紅樓夢》一書中多處狀繪了各種精致精巧精美的南北茶具,有茶壺、茶盤、茶碟、茶碗、茶盅、茶杯、茶匙、茶筅、茶盂、茶格和茶吊子等,不一而足,美不勝收。在不同章節中分別寫到妙玉日常用的是綠玉斗,寶玉用的是九曲十節蟠扎整雕竹根大盞,黛玉、寶釵用的則是“古玩點犀”茶具。這些茶具凝聚著深徹的文化底蘊,凝結著浩茫的歷史煙云,用這些茶盞杯具飲茶,稍稍一呷一品,無疑會呷出一個曠世清幽,品出一種遠古芬芳。水為茶之母,水在茶道中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元素,相對于茶道而言,雨為蒸餾水,雪為結晶水,而含香梅花上的雪水則是沏茶極品,茶圣陸羽在《茶經》中將煮茶用的水分為三等:“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他對水的要求首先是“遠市井,少污染;重活水,惡死水”。在陸羽之后歷代鑒水專家也曾對泡茶用水做過甄別、區分和判定,雖說見仁見智、莫衷一是,但其共同之處就是強調源清、水甘、品活、質輕。《紅樓夢》在第41回中也詳述烹茶須用好水,正如妙玉所言:“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著時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那一鬼臉青的化甕一甕,總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開甕”。在第23回中又寫下了“去喜侍兒知試茗,掃將新雪及時烹”的著名詩句,可見曹雪芹對飲茶用水也是頗有感悟與心得的。  烹茶是茶道的主要環節,也是茶道得以傳承的基本路徑。《紅樓夢》對烹茶做了諸多記述與描寫,如在25回中寫道:“妙玉自風爐上扇滾了水,另泡一壺茶”,曹雪芹在這里雖未直接寫明用的是何種燃料,但彼時用橄欖核或木炭來燒水泡茶效果最佳。我國既是“茶的國度”,又是“詩的國家”,因此茶很早就滲透進詩詞之中,從最早出現的茶詩到現在,歷時一千七百多年,為數眾多的詩人和文學家創作了眾多膾炙人口的茶葉詩詞,成為中國詩詞文化和茶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曹雪芹在《紅樓夢》里也動輒以茶入詩入聯,且意象鮮明,風格獨特,紅樓人家,茶香微醺,才子佳人們詩中有茶,茶蘊書香,清詞麗句中氤氳著濃郁詩意情懷,唱酬吟誦中飄逸著濃厚生活氣息,如第50回寶琴與湘云唱酬:“烹茶水漸沸。煮酒葉難燒”;再如第17回中寶玉為瀟湘館題聯:“寶鼎茶閑煙尚綠,幽窗棋罷指猶涼”;再如76回中妙玉續填十三韻:“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誰言!徹旦休言倦,烹茶更細論。”曹雪芹所寫的這些茶詩茶聯,在《紅樓夢》中將中國茶文化推向了又一個巔峰,也使這一經典名作呈具更大藝術魅力,以至于后人大發感慨:“看了《水滸》想大碗喝酒,看了《紅樓夢》想煮泉飲茶。”
責任編輯:中國茶網
】【打印繁體】【投稿】 【收藏】 【推薦】 【舉報】 【評論】 【關閉】【返回頂部
我來說兩句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表 情:
內  容:
色综合天天综合网天天